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夏日叶喻day11】七夕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备注:回头慢慢改……
————
“滴,滴,滴……”
喻文州目送电车的离开,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一会儿再来的车应该是最后的末班车了。
有点凉。喻文州躲在窄窄的候车棚下,被秋雨激了一个激灵。
他叹了口气又看了眼时间,有点儿生无可恋地继续等。
从科研所到家电车也就几站的距离,叶修本来说去接喻文州下班一起回家吃饭。不过这周叶修似乎……比较忙。
家不回,电话不接,如果不是第二天晚上回家家看屋里里被翻得乱七八糟,还留下了“这周加班”字样的很叶修的字条,喻文州可能已经报警了。
也的确忙。叶修最近拉扯着一个实习小组,偶尔半夜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还听到不知道几时回来的叶修在打电话讨论专业问题。
不过叶修今天本来说接他的,怕不是又忙忘了。最后一辆车到的时候喻文州给苏沐橙发了个信息果断上车,让她告诉叶修自己先回了。果然没过半晌就收到了个简短的好。
今天七夕。叶修果然不知道。
中午喻文州的组做完最后几部实验整个组气氛都轻松下来,因为条件不允许就给全组点了外卖聚餐,来的时候小哥连着外卖一块儿给了个透明点红点的透明塑料小骰子。喻文州这才恍惚地想起来哦对,今天七夕。
上大学之前他好歹是有点情调的,长的好看也不少小姑娘过节的时候偷偷地塞些巧克力和信封。可惜了大学最后选了制药,每天看着书本发愁再也没过过这种不放假的鸡肋节日。
叶修倒是从头强势到尾,高中中时叶修高一参加竞赛一路从省赛打到国际赛,披荆斩棘拿下世界第一的桂冠。被国内最强的大学录取。反正就是,没有时间谈恋爱过这些乱七八糟的玩儿。俩人凑到一起是机缘巧合,尽管不浪漫,过的也还不错。
但今天喻文州就是想过个七夕。年近三十的人忽然想浪漫一把。
明年过完生日就到而立之年了,干嘛不浪漫一把?说服自己后喻文州给叶修打了电话,然后?然后就发生了上面的事。
就该猜到。喻文州到家收拾完了有些失落。
其实他想过七夕还有个原因,好久没见到叶修了。
前段时间蓝雨在忙,,这段时间兴欣在忙。很多时候都是一方醒着一方睡了又或更多的忙到忘了时间彻夜不归。上次和叶修说话大概在半个月之前了。
他,想叶修了。
窗外还是万家灯火。喻文州远眺去找兴欣那栋小破楼,脑子里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如……去兴欣探个亲吧?反正蓝雨放几天假不是?
晚间便利店还剩下最后一只七夕的玫瑰花。打了辆滴车准确无误地报出了一次没去过却又总是挂在嘴边的地址。

“叶修!有人找!”
叶修正赶上魏琛顶上自己换他下去歇息,才喝了口水的功夫就又听外面有人叫他。
这大半夜的能谁来。叶修反应了不到半秒就反应过来是喻文州。
“这大热天的你这人也不嫌麻烦。怎么跑过来了?兴师问罪?”
研究室附近就有一家二十四小时开放的面馆,叶修前思后想没想出第二个能带喻文州这个轻微洁癖的人去的店直奔那个地方。一边走一边唠,叶修喊了两份拉面加肉加蛋坐那儿,还有点儿不敢看他的眼睛。
这几天确实回家太少了,说接人这周一次没接。
“说的好像兴师问罪有用一样。”喻文州倒也不恼夹起一筷子小凉菜塞进嘴里表示懒得理。“我说七夕你就请我吃这个啊叶神?”
三更半夜,两碗面条一碟小菜两瓶山海关。
???叶修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感情这跑过来找自己过节的?这自己哪儿记得。不过……
“这么晚也没西餐馆儿啊……你要想吃烤牛排研究所就有牛和烧烤架。”
“不想吃西餐。西餐厅王杰希找的比你找的强多了。”喻文州嗤之以鼻.jpg
他叹了一口气觉得果然不用指望比芝麻粒还小的叶修记得的可能性,拿出纸袋里的花递给对面装着心痛的人。
“叶修,节日快乐。”喻文州顿了顿想起什么笑起来。“哎叶修是不是欠了我一个礼物,要不等你忙回来,做一个月家里卫生?你看……?”
“我还没说话呢啊喻文州?过节我是真不知道,礼物我还真有。本来打算明儿带回去给你的。”叶修从兜里摸出个小盒子。喻文州瞥了一眼:“你又买对儿戒指??”
“买不起买不起。”叶修撇撇嘴心说搞科研那几个钱还不够打游戏日常水电的。“前几天研究所托人做小模型,我让他顺便帮我做了个小的,能挂你书包上。”
喻文州了然,打开盒子看了看。是一个C9H13O3N,歪歪扭扭刻了个xiu。这样的礼物……也蛮叶修的了。
喻文州有点儿小高兴。
“那好吧,不过你忙完回来还是得做一个月卫生……我外地考察。”
“……”
“叶修。”喻文州关上盒子抬头看叶修。
叶修不言语,看着喻文州笑。凑过去亲吻他的嘴唇。
至于喜欢你我爱你什么的,老夫老夫在日常生活中说的还不够多吗?

评论(2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