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突发性看心情日人主页。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叶喻】等

惯例ooc x3
同梗分刀糖的糖。 @喻子安。 我太久没更lof混个更【。】
短小。文笔辣鸡。
困死我了。
准备好了吗ready go!
________________
“你还回来吗?”
少年看着收拾行囊的背影随口问了一句,躺在床上又扭头回去透过天窗去看今晚格外明亮的月亮,“不等天亮?”
“……回来吧。”叶修放假收拾好的包裹,回到床边在少年的头上印下一吻给了个含糊的答案。
叶修是远方来的旅人,听闻传说中的某种漂亮鸟类在拉倪镇的附近出现过便跑到了这里。平时就在少年家开的旅店打工。
最近城北的木匠说那鸟在城北的大森林出现过,还捡了根鸟毛回来,已经在城里引起不小骚动。
叶修自然是要去的。虽然那森林相当危险,但喻文州知道他的本事。不到三天叶修就回来了,带着一大把那只鸟的羽毛。
现在又要走,去别的城市一段时间。
喻文州听到人肯定的回答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两个人现在大概是炮友的关系?可惜小喻文州太年轻,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这个九成不会继续留下的家伙。
喻文州从床上爬起来换衣服,在人疑惑的目光中对人笑了笑。
“我送你到城口。”
黎明前的夜是最黑的。两人提着灯慢慢并肩向前。到天空泛起鱼肚白才走到了那路口。
“那我走了。”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大半年的少年,简短告别。
“……叶修!”旅人越走越远,听到呼唤回了头。
“Wherever you are,whatever you do,I will always be right here,waiting for you.”
“我等你。”
旅人最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上路。
喻文州有个好朋友叫黄少天,是个很有头脑的商人。常带些新鲜的信息回来给喻文州分享。
“我听说他身边有了个妹子,你还继续等他干嘛。”
黄少天有点儿搞不懂好友到底是执着什么。问他也都只是被一句“谁知道呢,就是这么爱上了啊”怼回去。
“我说了等他。我等不等,是我的事。”喻文州相当无聊地翻着账单,随口回了人一句。
等了那么多年,他不介意继续等了。
自己这辈子就算栽这人身上了吧。
能怎样,爱的辛苦,也始终放不下啊。喻文州苦笑。
时间一点点溜走,喻文州接手了父亲的旅店,每天过着重复的生活。
“老板,这儿还招人吗?我想找个活儿干。”那天喻文州正在柜台溜号,睡的正爽被敲桌子的声音吵醒。一抬眼便对上那双含笑的眸。
“我回来了。”





[小剧场]:
“这么多年,你都去干什么了?”喻文州有点儿好奇。
“准备我成亲时送给爱人的礼物。我家很讲究这个的。”叶修不紧不慢地把羽毛笔放在人的桌子上。冲他眨了眨眼。
这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羽毛,由最好的制笔大师制成,持有者,只能是他最爱的人。
旅店老板欣然拿起,将自己的笔摆到了柜台最醒目的地方。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