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祝松#《成人礼》

#结果还是从昨天硬生生写到现在,低产拖延症没救#
#凑合看吧#
又是一年的成人礼,孩子们纷纷离家游历,赤松子看着离去的孩子们扯了扯站在一旁的祝融,用眼神指着一个略显单薄,只有一个看似是朋友的人来送的孩子:“像不像当年的我们?”
祝融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少年和朋友简单告了个别便坚定地上了路,确实有点儿像当年的他。

“你是何人?”
当年的祝融也还是个年轻的小子,天赋异秉。那段日子他正准备渡劫,方圆五十里寸草不生,炎热无比。那个年轻身影闯入他渡劫的地方丝毫没有受伤,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赤松子,奉师傅之命查探此地异向。”
祝融觉得这个孩子有点儿意思,并没有像旁人一样看见他便躲着他怕他,便告诉了人情况,请人隔天再来。祝融渡劫那段日子赤松子常来陪人作伴,两人一来二去,渐渐熟络。
祝融了解到这个少年是个孤儿,随师傅一同学艺。极具天赋,还未成年便具有了很强的水系操控能力,却不骄不躁,善良温柔。赤松子私底下接触久了祝融,也慢慢觉得这个脾气火爆的人其实很是善良宽容,只是脾气有些暴躁而已。
赤松子成年礼那天,只有祝融来送他。赤松子的师傅没有出山,只是让他保重好好回来见他。祝融看着这个少年,只说了一句话:“早些回来,成年了请你喝酒。”
赤松子点了点头,临走扭头朝人说了一句话,脸上带着笑:“好,待我回来,告诉你个秘密。”

祝融相信赤松子的能力,只是七日还是磨的他有些耐不住性子。海天之门再次开启那日他早早便去等待赤松子。不出他意料,赤松子回来的很早,不似平常家孩子归家的极度欣喜表情依旧淡然,眸中却有着参悟了世间的百种规律的兴奋。
“松子,你之前是想说什么秘密?”待赤松子回师傅那里报了平安,才出来便被祝融拉去了山上喝酒,美景美酒惹得人心有点儿醉,松子跟祝融谈论着人间见到的景色,听到人问起顿了顿,放下了酒杯,眼里写上了些许的犹豫,还是慢慢开了口。
“我出去看到了不少好东西,不过比了比却不觉有你对我的吸引力大。”他顿了顿,“别人都说你脾气爆,但我感觉我挺喜欢你的。就是这个。”
他不知道人会怎么理解,可能会理解为朋友间的喜欢吧。
说出来了的赤松子有些释怀,拿起了酒杯把里面的甘霖一饮而尽,偏头去看景色。脸上染的绯红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
“松子。”
“嗯?”
他回头被祝融一把抱住愣住了,吻上了唇。
我也喜欢你,恋人那种,用行动来证明吧。

事后祝融表示这是成人的礼物。

海天之门渐渐关闭,祝融看着天空逐渐恢复平静,牵住了赤松子的手。
“去不去山上喝酒?”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