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叶喻】假装这里有个标题(下)

感觉这篇写的好烂啊……ooc预警。今天画画画的头晕。
求太太们产粮一个文渣张嘴等投喂。
我居然今天就把文写了啧啧。手动@修天我更咯【因为并不知道lof具体都能咋用还是个渣渣】
好了吃文x
————————————————
今天的安排是去旅游。
喻文州发觉今天的国家队有些不对劲。

比如黄少天,比如苏沐橙,比如关心苏沐橙状态不对也状态不佳的楚云秀,比如干脆今天就没来也没打电话请假的叶修。
情况很不对啊。喻文州看着兴致缺缺的苏沐橙轻轻叹了口气。
中午吃饭喻文州单独叫走了黄少天问怎么心情不好,聊了一会儿问人要不要一起去附近一家不错的汉堡店吃,单独。
黄少天稍微迟疑了一下儿答应了。虽说他现在不是很想单独面对喻文州,但人都已经走光了,平时那么爱热闹的自己忽然想静静,说喻文州这么一个大心脏看不出来什么,鬼都不信吧?

头天晚上的黄少天看着老叶睡过去之后沉默了许久。帮人盖好被子去刷了一晚上荣耀,清晨打了个电话早早叫醒苏沐橙和翻译,先把叶修送去医院,请好陪护人员之后赶回下榻酒店和国家队诸位汇合。
“队长队长下午我们去哪儿啊我有点儿累了……嗯能回酒店吗好怀念酒店的空调啊。不过明天就要离开苏黎世了我又想再看看难得出国……”
“少天。”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话唠,直奔主题,“叶神怎么了,你知道的吧?”
黄少天僵。话题切入太直接,果然是队长啊。
“老叶啊哈哈他昨天不是喝了酒吗估计还没起吧昨天我都没地方睡了在沙发上睡了一宿早上没起我也没叫他。”
“……”喻文州看着他微笑。
“嗯队长……”
“叶神他是陷入梦境了?”
“……是。”
黄少天和苏沐橙一开始没想告诉喻文州。身为队长赛后很多事情不能出差子。万一……
“别的先不用管。叶修他现在人在哪儿,我想过去一趟。”
“xx医院。”

从景区折回去的时候人有点儿多。等喻文州到了医院已经接近傍晚。
纵使是聪明如喻文州的一个人也说不清感情这种东西,他对于这玩意儿的印象无非也就是学生时代哪个兄弟和哪个班女生搞对象,过年回家有时候陪妈妈看个言情剧。
他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男人,不过对叶修,他的确有点儿什么特殊的感觉。
面对荣耀的时候认真的样子,和黄少天打嘴炮的时候嘲讽的样子,在人房间分析战术到半夜赶自己回去的样子,比完赛躲在通道里吞云吐雾的样子,拿到冠军满是是笑意的样子……
总之喻文州心里有儿乱。
用英语和小护士问好了叶修的房间,微笑这道了谢,找到房间推门进去。
苏黎世傍晚的金色阳光斜斜的撒在病房里,叶修躺在病床上,和平日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累了睡会儿而已。
喻文州坐到叶修旁边看着这个人睡。这个睡着了的人还时不时的说上那么一两句的梦话。
你倒是清闲了,躲在梦里算什么好汉。喻文州脑子里闪过这么一句。
不过虽然现状好像也是自己造成的。
喻文州把胳膊支在枕头边儿,看着人的睡颜。开始思考。他对比了一下儿黄少天王杰希等各路大神,好像叶修的确不怎么一样。
喻文州确定下来,自己喜欢叶修鉴定完毕。
那和这人一起过……怎么样?
“文州……嗯……”
喻文州听人叫他名字凑过去听人的梦话。
“菜放着我来……别切了手……”
……真是好梦。
叶修是很喜欢自己,鉴定完毕。
两情相悦。那不如试试再一起?
喻文州胡乱想着,凑过去碰了碰叶修的嘴唇。话说喻文州还真不太清楚解除咒语的具体方法。给黄少天发了条信息说晚上不回去了,守在医院。

叶修慢悠悠转醒只觉得浑身没劲儿。往身旁一瞥看见外面天还是黑的,喻文州趴在自己旁边,正睡着。
营养液还挂着,明显是现实。自己醒了。
醒了?!叶修偏头看了看喻文州笑了,推了推人把人弄醒:“趴着累不累?上来和我挤着啊?”
喻文州睁开眼还有点儿迷糊:“叶修?醒了啊。”
“嗯。”叶修把人拉起来拉到床上搂怀里,“睡个觉吧,别的明天回去再说。”
喻文州是很困的,点了点窝人怀里就睡了过去。

之后回去叶修和喻文州在一起了。因为领队出状况时间较短,没造成任何失误。回国之后也没惹出什么岔子,知道的就那么几个人。
就是后来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黄先生和苏女士表示知道两个人谈恋爱并亲眼装见过一些不该看的事儿的时候快被闪瞎了。

“叶修,我很好奇之前你在梦里都看到了什么?”
某次两个人做完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儿之后喻文州趴在床上问人。
“想知道啊?”叶修搂着喻文州把台灯关上缩进被子里,凑到人耳边。
“其实这个梦做着挺好的,每天打打荣耀和你过过日子,平平淡淡。”
“和你一起日久天长。”
—end—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