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叶喻】《可惜流年》_01

把第一章整个重修了一遍和以前基本都不一样了。每次第一章都写的那么纠结……然后改完的第一章,一会儿放第二章。
依旧ooc,渣文笔。想写一个忘爱症候群老来才想起所爱的人这梗【毕竟每次这梗be都让一个人提早夭折真的好么】。写成啥样儿……我不管反正我就写成这样了。
好了正文
——————————————————————
01忘爱
早上的闹钟很准时的响了起来,喻文州迷迷糊糊的醒了关上闹钟。头天晚上和以前的队友们一起出去玩儿被灌了酒,现在还头有点儿疼。
他拿起床头晾的水喝了几口。看了看床头闹钟想起还要去一趟公司,打算起床准备一下。
“醒了啊。”
喻文州正换着衬衫听见卧室门口的声音愣了愣。门口正站着个慵懒的男人,头发还有点儿乱,显然睡醒没梳或者一夜没睡。
“嗯?”
“这么看着我干嘛?喝傻了?”叶修看喻文州看他的眼神奇怪叶修也有点儿奇怪,“下回说什么也不准这么喝了知道没。还难受?”
“没有。”喻文州迅速回神压下先回了话。“我还是起来吧。一会儿还有事要去公司。”
刚才的可语气不像一个陌生人,应该跟他很熟,但……喻文州尝试去想这人是谁,但压根儿没一点印象。
头有点疼。
他不记得这个人了。
“……文州?”
“我没事,头已经不疼了。”喻文州朝人透过去一个微笑套好衣服,然后去洗脸刷牙。出来看了看桌上放好的牛奶面包和旁边另一个还剩点渣的盘子顿了顿觉得应该是自己的,便很自然的拿了起来准备带着吃:“那我走了,晚上见。”
喻文州从车站开车到了公司,在楼下给上司发了请假的短信便不再管他。喻文州看着牛奶面包格外没有食欲,叹了口气扔到了早餐转过来给黄少天拨通了电话。
这个人他倒是记得很清楚。
“喂少天,中午一起吃个饭?有事想问你。”

而叶修安静的站在窗边目送喻文州走,抽了两根儿烟也请了假,然后给王杰希发了个短信叫人中午过来吃饭。
“大眼儿,救急,喻文州他今儿不大对。”
一个小时之后,俩人坐在兰州拉面。
王杰希看叶修难得的没胃口,咬了一口牛肉。
“…………就是这样,”叶修弹了弹烟灰,有点儿蔫。“今天文州他好像不记得我了。”
“你说,他其他东西都还记得就是忘了你?”王杰希皱起眉头。叶修今儿这不像开玩笑。但这有点儿神奇啊。
然后看叶修点了点头。今天早上本来那么冷淡就很反常了,之后他还没在家吃早饭。
那是两个人的一个约定。喻文州每天好好让叶修盯着吃早饭,喻文州监督叶修的烟。
绝对哪儿不对了。叶修狠狠地把最后一口吸完,摁在烟灰缸里。

另一边。
“队长你现在这样……唉你有没有听说过忘爱症候群?”黄少天想了一下儿微博联盟姑娘们转过的段子,觉得和喻文州现在的状况神相似。“还记得周围所有的事情但唯独忘了喜欢的人?”
此时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坐在上岛咖啡,两个人点了壶茶要了茶点说这个事儿。
黄少天刚听了这事儿觉得不可思议。
开玩笑。当他在发表完两万字大论之后开始继续听喻文州说了没开玩笑之后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喻文州也努力回想了一下儿原先看过的段子什么的:“……我也不清楚,但……除了他,别的我都还记得啊。”
黄少天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无果。“文州,要不我还是先陪你去趟医院吧。”
“……那去看看吧。”

“我昨儿就不该放他出门。”这边叶修把烟盒里最后一根烟的烟蒂扔进烟灰缸里,有点儿愁。
王杰希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不如这样,我晚上找他吃个饭先看看他怎么回事儿。你觉得如果喻文州真不记得你了最可能怎么做?”
叶修没说话。自家恋人啊,平时好声好气温温和和的,实际可也是一个相当骄傲的人。不喜欢一定不会委屈自己。
当年和叶修喻文州相熟的这几个人可都是真真切切的看着这两个人相互喜欢,喜欢到骨子里。看着这两个人从相互暗恋到牵上彼此的手,看着两个人从地下恋情到公之于众说服父母。
说忘就忘对不起联盟那些年吃过的狗粮。
“对了,”王杰希想起什么。“饭钱你出。”
“……”

检测结果除了一部分记忆紊乱外指标一切正常。
“大概就是遗忘了一部分记忆,偏巧是喜欢的人。俗称忘爱症候群。”黄少天看起来不是很好,言简意赅的给自家队长分析了病情。“不是不能想起来,但多久就不一定了。而且因为记忆紊乱会头疼……文州?”
胡思乱想了一下以前的自己和那人是一个什么样状态的喻文州立刻神游回来:“嗯?我在听。”
“队长你又在想啥呢。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喻文州揉揉太阳穴叹了口气:“……我不太清楚。”
“要不先这样吧,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省得他担心。觉得既然会和他在一起,那以前的我也一定是真很爱他。说不定过段时间,我就想起他了呢。”

喻文州抽了正常下班的点准备回家的时候王杰希来了短信问微草旁边新开了家店要不要一起去下馆子。想了想也不知道以前叶修和自己有没有一起在家吃晚饭的习惯便欣然接受了。敲了短信跟叶修说了声要晚回然后回去开车去发来的地址,到的时候人正玩儿着手机,踩黑白块儿。看人来了停下操作game over。“玩儿么?”
喻文州瞥了眼把手机递给自己的王杰希摇摇头坐下:“王杰希你要欺负手残啊?”
王杰希把手机收了起来:“那哪儿能,到时候叶修还不得来抢我家的b。点菜吧。吃什么?小别说他们家鱼好吃。”反正不是自己花钱,王杰希心里是这么说的。“说好今天我请,刚发完‘工资’。”

大概因为职业病两个人虽然都是再聊生活但几句之后还是偏回了荣耀。从这赛季即将开始的霸图和新嘉世决赛到几年前叶修重返巅峰。喻文州不止一次的偏离主题避开叶修,王杰希半个心脏当然感觉的到什么。吃完之后王杰希等高英杰给他送东西留在饭店,看喻文州的车开的越走越远,给叶修敲了qq。
20:47:09
[王杰希]:回去了。聊天有点儿奇怪,他好像是不记得你了。
20:47:15
[叶修]:知道了。
20:47:42
[王杰希]:[图片]记得报账。
王杰希冷漠脸关了这个秒回的人的窗口不去管他,一般找叶修他什么时候回那么快过?只留屏幕那一头的叶修安静地对着三百多的账单不说话。

喻文州到家九点多了。看人还在书桌前打着荣耀。
这是叶修,这是曾经嘉世第一任的队长,锻造了一个王朝,这是兴欣战队的队长,带着一个草根战队奇迹般地捧上了冠军奖杯。这是国家队的领队,带领中国拿下了一个世界冠军。
这是和他约定了一生的男人,他的伴侣。喻文州低声念叨了一下下午百度以及黄少天告诉他的叶修。
那自己现在又真了解这人多少?喻文州摇了摇头,说了声回来了就先回屋子里了,翻找自己以前的笔记找更多的细节。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