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叶喻】《可惜流年》_02

我觉得活着却得不到比死了更难受,哪怕表现的云淡风轻也不能否定其实心在滴血。这次存心虐虐老叶。虐文州在后头呢。
ooc,渣文笔。
以下正文
——————————————————————————

02 双城
有一个月了。
喻文州开了个小差,盯着笔记本上一张随手涂的速写出神。最近几天他总是在想关于那个人的问题。
叶修。
他还是没能想起来这个人。
以及……他不是很喜欢这个人,或者说失忆后的他好像很不习惯喜欢一个人。
从前的喻文州就很难对谁放下心防,直到他遇见了叶修。而现在他对叶修多少有些戒备,可叶修对他毫无防备。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从前的喻文州才会这样信任着叶修?
失过忆的喻文州一点儿也不习惯这样一个人。现在的他自己做不到那么对待任何一个人,叶修也不行。
所以每天都感觉有点儿尴尬,一直这样维持现状还有什么意义吗?喻文州问自己。
这样最后也无非就是让叶修失望,让自己不痛快。
他仔细想了一个月这个问题,感觉把所有能想到的都想过了,得出结论弊大于利。
想了那么久那天中午午休的时候喻文州给叶修发了短信,把一个月脑内风暴一般纷杂的想法总结归成了三个字。
分开吧。
过了没多久,叶修那边来了条消息。喻文州点开看,就一个字。然后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

好。

当然,另一边的叶修可就没那么好受了。

苏沐橙接到电话的时候是一脸懵逼的。叶修让她叫个熟悉的人明天过来接机,要在这边住段时间。
“你和文州吵架了?”苏沐橙不解。
“没有。别瞎说。”电话那头的叶修语气和平时区别不大。“分手了。”
“没有你……啊?”
“帮我叫下儿人啊。我先收拾去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留苏沐橙一个人消化这些信息。

喻文州晚上加班回来的时候叶修正在给兴欣指挥。今天晚上刷新的野图boss异常的多,今天晚上的君莫笑一如既往的活跃。
就是不知道这君莫笑的主人精力还跟不跟的上?喻文州靠在书房门边上的看着君莫笑的连击出破绽boss被卢瀚文抢走,最终击杀蓝溪阁。
叶修推了键盘摘下耳机扭头看了眼在后面站了半天的喻文州退游戏:“回来了啊。”
喻文州点了点头瞥了一眼沙发旁边的行李箱:“你要出门?”
“我回杭州去看看沐橙他们。明天走。”叶修关上了电脑,“要给你带特产,想吃什么啊?”
喻文州摇头表示不用问要不要送人一程。他有种感觉,感觉叶修是准备去杭州常住。
“不用了。忙你的吧,少天回广州和我顺路,我俩搭伴就行。”叶修满不在乎的样子,催喻文州早点儿去睡了,还要上班。

第二天喻文州早上起床的时候看叶修在他旁边睡的正熟,索性没叫醒人在桌子上留了个纸条告诉人茶几下面还有吃的可以带上,想写个路上小心笔却没水只得作罢,去上班了。

几个小时后叶修醒来对着纸条看了很久。最后一面也没见着,是吗?

首都机场。推开吸烟室门的时候黄少天被扑面而来的烟味儿刺激的皱起了眉头,叶修手边的空烟盒证明了这人刚才抽了多少。
“抽这么多干嘛?心情不好也在乎一下自己的肺吧我可……不想看苏妹子为你担心啊。”黄少天喊人去登机跟人说着,把“我可不想看队长为你担心”改口成了“苏妹子”。
“她习惯了吧。”叶修随意说着却还是把火机扔在了机场仿若没听出来黄少天话语衔接的僵硬。不知道从北京到杭州的距离够不够散掉身上的烟味儿。
等登了机黄少天想找叶修聊天后者却直接眼罩一拉睡了过去。前一天睡的太晚,不是黄少天给他来了电话让他下楼,估计这个点儿他还在睡。留黄少天一个人郁闷,自己不再从北京待几天不订个直接到广州的飞机还要先到趟杭州,还不是怕你心情不好?这人倒是心大。
到地黄少天把人摇醒赶人下飞机,苏沐橙和乔一帆早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开车把带过来的东西先扔到沐橙在上林苑买的小房子之后叶修被苏沐橙拉着去了饮品店。
等小姑娘一问再问搞清楚自家叶修哥和喻队怎么一回事也说不出话来了,安安静静喝饮料,喝完一杯开口问人,回头想怎么样。
旅游吧。叶修还真想了想,这么回答着,看着小姑娘一脸惊愕笑了笑。
“反正旅游也能打荣耀。”
“……”
文州一直都挺喜欢满世界逛,也说不定能再碰上啊?

北京里。
喻文州回家之后人己经走了。莫名其妙觉得心里还是有点儿空空的也还是摇摇头不去多想什么。就算叶修是不回来了,先残忍的也是自己不是么。
刷了会儿手机到了饭点,喻文州这一个月头回进了厨房。平时叶修回家早都是人准备,自己手艺都应该生疏了。随便弄点儿家常菜吃好了。

半个小时后,喻文州对着做的足有两人份的饭菜看了半天,忽然没心情吃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