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叶喻】《可惜流年》_03

劳动实践一周活着回来了2333。回来继续码文。
脑子爆炸作业还没写多少呢。下周篮球赛体育部忙成狗下下周考试又不一定有时间写文,以及要准备一篇联文我有点儿方
不牢骚啦以下正文。ooc属于我喻文州属于叶修。
——————————————————————————

03 流年

叶修说的旅游无非也就是那点儿地方:霸图,蓝雨,轮回,有比赛的地方即是去处,但没怎么去过微草和义斩。和在当地原先相熟的一干大神们侃侃大山来两把荣耀,回想从前风华正茂时的绚烂。没事儿的时候带兴欣公会抢抢boss。
这一年总决赛的最后一轮是微草打蓝雨。一群还在关心荣耀的退役老人们早早订了票准备去见证又一次的总冠军之逐,叶修当然没有例外。多年没登上过的那个舞台依旧闪耀,人却早已换了一批。微草的新生代已经可以担负起了微草的未来,蓝雨的新人们也已经强大到可以追逐属于蓝雨的夏天。
最后高英杰在胆识上还是略输卢瀚文一筹,比分4:6打在显示积分的电子屏上,蓝雨,总冠军!
这又是一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老人们致以热烈的掌声送给新的冠军,退场后黄少天拉着喻文州摸去找原先自家战队,正和叶修擦肩而过。过是叶修偏头看到喻文州的眼眸里毫不掩饰的喜悦。
他多久没看到喻文州这么开心了?好像自从他忘了自己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叶修感觉心里有点儿空。
晚上一群人闹着去下馆子,今年蓝雨冠军自然是喻文州请客。叶修本来不大想去,但叶秋一个电话迅速改变了他的想法——“正巧”妈今天叫了一个同事让到家里吃饭,带着他家那和自己年级相仿的姑娘。说是吃饭,实际是相亲吧。
“给你找的啊?”叶修无比冷静。真巧啊。
“去你的。我说哥你能不能想想自己?妈的意思就见见先认识认识。还有五分钟我到体育场门口你别跑。”叶秋看了看红灯。“你不是已经分手了吗?还不回来给我分担一点儿压力。”
“你打听的倒清楚?晚上聚餐,姑娘交给你了。看好你啊。”
果断的挂了电话,跟上去蹭王杰希的车。
“你不是不去么?”王杰希疑惑。
“开车。我还能差你打车钱不成。”叶修给自己系上安全带十分自然。
“……”王杰希装作一本正经。“从本王座驾上滚下去。”
“……”

聚会难免被灌一点儿酒,叶修这种老油子也不例外。纵使真的只被灌了一点儿也晕晕乎乎了,靠到大皮沙发上眯着。晕乎中听见有人走过来给自己盖上毯子在自己耳边试探性的唤了几声叶神,声音不甚真切。
喻文州……
叶修睁开眼睛看到离自己不过咫尺的喻文州,带着几分醉意。
他试图把对喻文州的感情压在心底,却还是难免在人不在的时候不自觉的有所思念。
我想你。
我想你了。,可现在你不再属于我,我又有什么资格和你说。
我想你了,我想你,我想你了。喻文州。
叶修朝他笑了笑说了句一会儿记得叫个人送哥回酒店,合眼就又睡过去,心里一阵一阵的疼。

后来叶修是在酒店醒的。床头柜拿酒店的纸留了张字条,是喻文州熟悉的字迹:
起来喝点水,热水壶烧了有。
叶修爬起来倒了点儿,给喻文州短信发了条谢谢。
之后叶修和方锐一起回杭州呆了几天。夏休期跑去国外投奔吴雪峰。窝在国外又好好玩儿了一夏。战斗法师气功师的组合又搅合的国外荣耀翻天覆地。国内人士特别是十区给国外友人们点了根儿蜡,顺便暗自庆幸夏休不用成天防着这人了。
夏休回来后来叶修在兴欣找了工作在网游部门继续和魏琛猥琐。偶尔聚会碰到喻文州也仅仅只是打个招呼。
家里催婚事催的越来越紧,三十好几的人了。叶修一开始还有心思打个哈哈,到后来干脆拒绝表明自己不想结婚,又把老爷子给气的够呛。虽说这些年叶修对家里开始上心,但一些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气人。
我爱的人一辈子有一个就够了。至于生活,我一个人过的不也挺好的么。
叶修在电话里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个理由,顺便表明了逼婚他就继续走的立场。他在杭州,家里就是想把他抓回北京也没那个时间。于是叶家繁育后代壮大家族的责任就又落在了叶秋肩上。叶秋骂了人一顿却也没太过责备,双生子他知道混账哥哥过的其实并不容易。

喻文州家也有让喻文州去相亲,三十岁已经不小了。喻文州自己也曾经去试着找过,甚至找过一个女朋友,但始终无果。最后面对父母的逼婚,喻文州的态度是儿子和儿媳妇二选一,他一个人过的很好。后来黄少天知道了感慨,真不愧曾经是一对儿。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排斥,但就是喜欢不起来。完全喜欢不起来。他不是一个在感情方面能凑合的人,不然当年他也不会拒绝叶修了。论后来见过的各式人群,又有哪个爱他能胜过那个人呢?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