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12H/叶喻】那年那岁那歌

果然没人猜出来!
那么烂应该也不会有人猜好吧x

2017情人节叶攻12h企划:


二月份b市为什么还这么冷。喻文州搓了搓手懊恼了一下为什么没带手套,觉得先去买杯热饮再去等公车才是正确的选择。
正巧不远就有个饮品店。快步过去开门走进,耳边传来招财猫玩偶欢迎光临的电子音和店内正在播放的小女生比较喜欢的流行音乐。
“……一个中杯的蜂蜜柚子茶,谢谢。”喻文州抬头看了眼屏幕的推荐点了饮料朝店员笑了笑。坐到靠墙的小桌子旁边等待,看墙上的便签条打发时间。
鱼丸粥。——叶。
“叶……叶修?”喻文州嘀咕了一下。鱼丸粥……说自己呢?
然后他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叫我?”
……
喻文州扭头往左边的桌子看去。
……写小说呢这么巧?
即使因为年抽烟沙哑了嗓子也不能阻止喻文州凭声音就认出了中学时代的暗恋对象。
“叶神?”
喻文州有些意外,叶修看见这人也有些惊讶:“文州?”
喻文州和叶修是高中同学。
叶修是那届学生会的会长。那一届的情况很特殊,好几个本来打算提到部长职位的干事都因为种种原因退了学生会。叶修也很苦恼啊,当机立断让文宣拟了海报准备纳新。
礼堂里前三排坐的都是竞选的。喻文州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发现熟面孔不少,都是各个班的大佬们。
比如风纪查的特别严的隔壁老王……啊不对隔壁风纪委员王杰希,最近一回考试年级第一的肖时钦,高一组颜值担当苏沐橙什么的……
忽然有点儿慌。喻文州心里随口说了句,虽然并没有真这么想。
下一位请喻文州同学上场,请黄少天同学做好准备……
喻文州整理好微笑走上演台。虽然他们都很厉害。但自己也不赖的不是吗。
叶修饶有兴趣的看向眼前演讲很不错的小学弟,抢过旁边宣委的话筒提问题,强行不理会旁边的人对他这种行为强烈谴责的眼神。
“为什么想进学生会?”
“想进入学生会的原因我刚才演讲时已经说过。它可以提升我的综合能力,也可以让我更好的为学校做贡献。”
相当得体又套路的回答,但给人感觉很诚恳。叶修没再追问,朝他笑了笑示意可以了:“好的谢谢。多注意身体,看你脸色不太好。”
喻文州鞠了个躬下台。那天他的确身体不舒服在发烧,心说这个主席好像人很好的样子。
个屁。喻文州后来想起觉得还是当年自己太天真。
每年纳新选拔进行都临近秋季运动会,学生会都会利用运动会来检验报名的学弟学妹们的实际能力。
出意见,发文件,派任务。喻文州分到操场负责秩序管理——在叶修的审核区域内。
叶修因为声音好听被推到的领操台上播音。靠着地势好的优势又观察了一下儿贴心的给他带了喉片的喻文州。秩序管理是累活,被晒一天总得喊还不落好,但并没见这人躲去操场外面躲太阳。叶修眯了眯眼觉得那么认真细心的人放到主席团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事实他也那么干了。
“叶神也在这里?好些年没见了。”喻文州眼底有几分惊讶。高中结束了他就再也没见过他,也不知道这人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我家就住附近啊,过来坐会儿。”叶修挪了挪地方给他让了个地方让他坐在旁边顺便递给他个耳机。
喻文州接过来坐下,钢琴曲。
他的印象里,叶修钢琴弹得好像很好。


那天喻文州看着叶修拿吴雪峰前辈手机发给自己的请假通知就知道学生会的会议又得他张罗了,脸上写满了冷漠。
对,副会最近生病,会长说不舒服,当然秘书处管。
“班长班长?怎么了……卧槽……叶修又不要脸了让你主持?他哪里病了我怎么不知道早上打球他还说想去练琴跑音乐教室了吧。”
哦。喻文州心里苦。
“少天,我交给你个任务。”喻文州脑子转了转偏过头看向站他后面看热闹的黄少天,微笑。
“你也不去?”黄少天一眼看穿。不厚道啊!
“去。”继续套路的喻文州。
“我还以为你也不想去了呢……什么事啊?”
“我一会还要去趟办公室。帮我把这些文件给文宣和学习,我回去再说。”
“哦好吧那班长你自己弄我就不和你一起了……”黄少天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哪又有什么用呢反正他不说自己也知道不了啊。
喻文州把头探进音乐教室的门,八里远就听见了这个房间有人在弹钢琴。
弹钢琴的叶修是不一样的。平时总是看起来很颓的人在面对音乐或者写题的时候总是异常的专注,带着一股特别的吸引力。
喻文州平时不怎么注意这些音乐。他以前专业课程也不是音乐,是美术。不过经常会听电台,摊开作业写起来心情舒爽。
喻文州也没急着催,安安静静站后面听着。叶修钢琴弹的相当棒,他甚至能听出旋律里带着些情感。
一曲毕,叶修回头看向站后面听了半天的家伙,刚才的专注已经换回了平时有点儿懒散的样子:“偷听半天了吧。交钱。”
“叶神你弹完了?我听说你不舒服,特地过来接你的。”喻文州歪了歪头朝他笑。演技浮夸,扣分。
叶修在心里唾弃一下黄少天的卖队友行为,起身把钢琴恢复原样。拿了本子和笔和他一起走。顺便问问群众自己曲子谈的怎么样。
喻文州想了想开口:“挺好听的。我都不知道叶神你是音乐生?”
“本来就不是。”叶修说道,“我可是纯种的理科生。以前学的钢琴,后来没去学了。”
本来他就更喜欢理而并非音乐。虽然不讨厌。
“弹得很好听啊。叶神什么时候再弹?我想听完整版。”喻文州朝他笑,歌听一半很不爽啊。
叶修回了,好像有点儿为难:“那不行啊,专门给一个人准备的礼物。”
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打开了会议室的门:“那就算了。也不知道哪家小姑娘那么好的运气呢。”
高考之前叶修在学校最后一天,叶修本来是准备好约喻文州去钢琴教室给他弹那首曲子的。可是忽然家里有急事,只能遗憾。
“喂沐橙,怎么了吗?”
“是我。”叶修的嗓子有点儿哑,好像抽了烟。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前辈?”
“文州,我弹了首曲子,本来想当面直接谈给你听的。”叶修顿了顿。“但现在好像不行了。”
“我把以前自己试着录的那首曲子发到你邮箱里了。你看看记得告诉哥弹得怎么样啊。”
“……”喻文州还想再说点儿什么,但是叶修已经在电话那头挂断了电话。
叶修记得那天最后收到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好听。快考试了,祝前辈高考取得一个好成绩啊。
想起来也不知道叶修那天是怎么了。考试在即,叶修向来不请假。
不过那么多年也没什么可问了。喻文州托着下巴挤在叶修旁边一起看新闻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到现在,喻文州知道叶修现在在一家小公司开发电子产品,家就住在附近。喻文州在周围上班,现在是蓝雨事务所的律师,和中学时代的另一个人黄少天一起。
天空慢慢被黑暗笼罩。喻文州喝掉了最后一口蜂蜜柚子茶和人道别:“前辈我先走了,晚上说给少天带饭来着。”
“行吧。下回去家里坐坐。”叶修也不留人挥了挥手让人离开。
“对了。”喻文州临走前扭头看了看他,“墙上那便签是前辈写的?”
“哦,那天沐橙拉着我随便写的。”叶修看了一眼墙壁。觉得还是不说那是被强行拉着写的新年许愿条的好。


之后日子如常。叶修和喻文州也常在qq上聊聊各种各样的东西。偶尔叫上少天叫上沐橙,几个老校友出去搓一顿,感慨一下儿已经逝去的青春。
转眼就又是一年。虽说现在都在一个城市,但各人都有各人的事要去做。也没那么多时间见面。大多时候不过是qq里日常的问安罢了,再者两人隔三差五忙起来,qq都不上。
临近年关叶修忙的半死。每天做完工作回家恨不得就死床上。
“叶修哥,电话响了。”苏沐橙正摊在沙发里翻着菜谱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听见茶几上电话震动的声音。拿起来一看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敲开这人房间的门把手机扔给他。
叶修强行无视苏沐橙的笑容,这小丫头也不知道天天都想什么。看了眼手机屏幕里喻文州三个字按下接通:“文州?找我有事?”
“前辈。”喻文州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我这儿有两张钢琴音乐会的门票,你去看吗?”
音乐会?叶修感觉心里哪根儿弦动了动。“你不找少天啊?”
“音乐会正好情人节……他和女朋友去约会。所以想给你和沐……”
“沐橙早嚷嚷说情人节要和一姐们儿上街血拼呢……不如咱俩去?”叶修打断了喻文州。这小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可以啊。”喻文州那头沉默了一下儿带着笑意回复。“市音乐厅。我回头把时间发给你。”
“好。”叶修一口答应下挂了电话。扒头问外面假装在好好看书实际上好像在憋笑的人:“哎沐橙,一会儿跟我上趟街?”
文州见到叶修的时候愣了愣。这人穿了件比较正式的衣服,一改从前看着稍微有些邋遢的样子。
挺帅。喻文州内心暗自评价了一下走上前去,和他一起进了音乐厅。
钢琴的演奏者是一个比较知名的钢琴家。手指在琴键上翻飞跳跃着,喻文州听的有些沉醉,看着那手却忍不住想起了旁边的人在音乐教室弹奏乐曲的画面。
他大概就是那时候喜欢上叶修的。后来?一往情深,不可自拔。
叶修把钢琴曲发给他的时候他开心了好久,也想了好久。
他其实非常想告诉这个人他喜欢他,可他不能。叶修学理,喻文州学文。两个人以后在一起的几率太小。表白之后无非是扰乱他的考试,扰乱自己的高三冲刺,还要忍受异地之痛。因为叶修提起过以后想去的大学,和他理想的学校离得很远。
他给叶修发完短信就关了机准备期末考,很久没开机。
所以这次……
不试试真对不起自己啊。喻文州有个感觉,叶修是喜欢自己的,至少曾经是。
两个人从音乐厅出来的时候临近饭点。叶修作为听音乐会的回报请他吃饭。西餐厅,喻文州看着眼前的香薰蜡烛:“我以为你会请我去吃旁边的黄焖鸡米饭。破费了前辈。”
叶修点完餐把菜谱递给服务员:“那怎么行。情人节还不好好吃一顿?别客气。”
可能因为是情人节等餐的时间格外漫长。两个人聊了聊最近的生活工作。喻文州看似和别的没什么不一样的把最想要问的说出了口:“去听音乐会想起来以前前辈给我发的那首曲子了。感觉挺好听但一直没问叫什么。后来换设备把歌弄没了想听不知道怎么找。”
叶修想了想:“那首啊……挺有名的一首,《水边的阿狄丽娜》。想听我回头再弹给你听呗,本来就是因为你练的。”
“不是给看上的小姑娘?”喻文州笑着打趣。“给我发了个音频。我以为你是想让我听听怎么样呢。”
“我练了那么久琴,这人还说我是给别人弹的。唉。”叶修假意叹了口气。
喻文州朝他笑笑没再说话,低头打开手机寻找那首曲子,带上耳机听起来。顺变点开网页搜索这首歌。
“阿狄丽娜来自于希腊神话的故事。希腊神话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孤独的塞浦路斯国王,名叫皮格马利翁(Pygmalion)。他雕塑了一个美丽的少女,每天对着她痴痴地看,最终不可避免地爱上了少女的雕像。他向众神祈祷,期盼着爱情的奇迹。他的真诚和执着感动了爱神阿芙罗狄蒂(Aphrodite),赐给了雕塑以生命。从此,幸运的国王就和美丽的少女生活在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百度百科
……爱情歌?喻文州嘴角微微上扬。前辈啊……
西餐吃的倒没很正经。俩人平时也不经常吃这些,随意的吃完了牛排还互相评价了一下。
“要不要一起出去逛逛?今天估摸街上活动挺多的。”喻文州试着发出邀请。得到了肯定的回复。
好的。喻文州默默在心里调了个勾。
俩大男人对逛街这项活动并不感兴趣,就一路走走逛逛压马路。
时间过的挺快的,叶修还没觉得走了多久就已经不早了。
俩人都坐地铁,叶修家远一点。中途喻文州喊累靠着叶修说睡会儿,等到了自家的站感觉被轻轻推了推但还是假装在睡的样子。
虽然有点儿抱歉但还是对不起了叶修。以后说不定不会再见了。那么多年过去,有什么是没变的呢。被叫醒的时候已经到叶修的站了,于是就“顺便”送他几步,把人送到了地铁站口。
“叶修。”
他脑海中掠过叶修和他一起布置学校大活动会场的场景,掠过那个正午在音乐教室的一瞥,掠过一起熬夜改企划案的晚上,掠过饮品店里的纸条,掠过这个人穿着正装的身影。
今天他就要告诉他——
“我喜欢你。”
“……等等,说好的套路呢叶神,这句不应该我说吗。”喻文州正要开口就被抢了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都是细节。你也喜欢我不就行了?”
抢了表白的一个叶从衣袋里掏出一枚漂亮的胸章。那天苏沐橙拉着他转了好多家店最后选中这一款。他觉得这个和眼前的人很配。
“补你生日礼物,愿意收下吗?”
喻文州接过把玩了一下别在胸口。
叶修指了指自己。
“情人节礼物,愿意收下吗?”
喻文州看着他摇了摇头,看叶修有些失落的表情绷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开的玩笑。我那么费心费力的追你说不要就不要亏不亏。”
“叶修,我喜欢你。”
“情人节快乐。”
—end—

评论

热度(54)

  1. 辰渊_壬迩亡梓2017情人节叶攻12h企划 转载了此文字
    果然没人猜出来!那么烂应该也不会有人猜好吧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