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十日谈』过个日子【叶喻】

#小短。
#例行卷首叨逼叨。
#特想看他们退役后好好过个日子。
#摸鱼。后面困了写的不妥欢迎捉虫提意见……
#一困啥也写不出来……终于把自己弄困了,睡他一个小时。
#好的正文
==================================
叶喻 过个日子

外面的雪还是那么大。

窗外寒冷的北风胡乱地拍到玻璃上,夹着絮一般的大雪。冬天b市黑的早,叶修放下手头的事情看了看暗下来的天,空揉揉额心打开qq喻文州的窗口。

叶修:

到哪里了?

喻文州:

快到了吧。雪大,车可能慢一点。

来b市这么些年头次见那么大雪。蛮冷,回来穿少了。

叶修:

路上小心点儿。

喻文州:

好。

我从火车站带了鸭货回来,今天不想做饭了。

叶修:

嗯。那我弄东西去了。

喻文州抱着手机回了个好关上手机。快到家临时起意告诉司机改了路线先去了菜市场。顺便在即将打烊的花店挑了几支好看的花。

倒不用太讲究,俩大男人没事儿不研究花语。顶多受商业化的情人节影响知道个玫瑰,老拿那玩意儿,也太俗。

风不小。喻文州拉了拉围巾把自己裹得更紧实了点儿,拎着东西和大包小包慢慢溜达回小区。

家里的灯好像都亮着。喻文州有点儿好笑又有点儿期待地胡乱猜着,厨房灯也开着呢,叶大神是不是又学会了什么菜,该不要再跟好久之前那样把盐撒进凉拌西红柿。

小区比较旧,没有电梯。喻文州把东西搬上五楼到底费点儿劲。摸出钥匙拉门进去,厨房正响着炒菜的声音,自己的杯子里水还冒着热气。

“回来了?水喝了啊。”听见声响叶修探了个脑袋出来又快速地收了回去。做着菜呢。

喻文州把东西往里搬。鸭脖扔餐桌上,花插进电视旁的花瓶把里面干掉的花扔进垃圾桶,包扔到沙发上,水果拿进去让人洗却发现这人居然记得自己去买了水果。

“难得。”喻文州点评。

“哪里。”叶修意思意思“谦虚”一下。“洗手吃饭了,快点儿。”

还行,拔丝苹果也亏这人想的出来。味道可以接受。喻文州想着,加了一块鸭脖。

饭桌向来是唠嗑。

王大爷和柳大爷家做的腊肉被强行塞了点儿;母亲做了酥肉好吃,少天现在过的怎么样。

“ 我想你了。”聊着聊着,叶修忽然蹦出来这么句。

喻文州打个哈欠给他做了个表情。“好好吃饭不行吗。”

“……”

吱嘎——。喻文州推开浴室的门。头发太不干,发梢滴着几滴水。推开抱过来的人抱起被子缩进去。

“累了。明儿。”

叶修倒也没强要求。一个多星期不见,今天推了,明天怎么也得缠他来一发:“那睡吧。”说完挤到他旁边儿。今年暖气供的不好,给相拥入眠提供了一个最好的借口。

窗外雪小了,没了风声屋里更显得静悄悄的。两个人嘛,不求多灿烂,平平淡淡在一起过日子也好的。

就像现在这样。

花朵静悄悄的在花瓶里开放,屋里只听得见呼吸声和轻微的鼾声。

特别安心。

==================================
#end#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