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突发性看心情日人主页。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叶喻|国一|2018高考应援】打完就回老家结婚啊

国一卷。be。没审阅语句不通。等我改改。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结束完军校一天训练的任务,喻文州没有跟同组的人一起狂奔回宿舍洗澡休息,而是留在了训练场里继续练习。
体能不行就自己多练。这算是他能在军校顺利读完一年能一直没被退走的原因之一。
当然他每天留下来训练也没那么单纯。
他在等人。
“还练着呢?”
叶修和方士谦从训练场门口走进来远远跟他打了声招呼走过来。看着人停下冲自己打招呼。
“方学长好啊。今天三年级放那么早?来练两把吗叶学长,那么难得。”
喻文州今天心情很不错,训练手感也相当不错。看着今天正好时间也早便向自家男友发出邀请。
而且正好今天方士谦在,有医学生还可以打的再放开点儿不是。
叶修和方士谦对望半晌,方士谦叹口气不耐烦地摆摆手扭头就走。
“打打打我拿绷带去,先说好骨折了我就把你俩拎校医室了啊。到时候判不判你俩私斗我就说不好了。”
其实他和叶修今儿是来跟喻文州说事儿的,这还没说呢他就又得义务军医。
谈个恋爱打还打那么凶,普通练两把找哪儿见他们那么打的,每次他俩打完架都得多拿点儿跌打损伤药。方士谦腹诽,溜进医务室拿药。
“下手真黑啊前辈...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喻文州尝试动了一下脱臼的右臂,剧烈的痛感让他皱了皱眉头。虽然以前也打但...从来没打的那么重过。
俩人挺安静的一块儿躺在训练场旁的联排座椅上等着方士谦来,等浑身都肉疼劲儿过去。
叶修抬起脑袋瞥他,身上的黑色背心被汗水浸透,今天文州下手格外没谱:“我打的黑吗,下手在轻点儿估摸我一会儿就得去医务室躺着了。”
“…咳。”
“我今天是来道别的。”
“终于要派你去前线战场了?”
“嗯,编到嘉世部队。方士谦也去,去哪儿我就不清楚了。”
其实喻文州大概猜到了。三年级生越来越少,前线战事吃紧。像韩文清魏琛林杰谁的早就被调过去了。战斗机不止一次飞过军校上空。就算眼前这个人这会儿才被派走已经相当超出他的意料。
叶家不想让他们家长子那么早上战场,现在也是压不住了吧?
不过居然是先去大部队。这是喻文州没想到的。他以为叶修会直接被派到特种那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我。”
当初他当初考进军校的时候战争就已经开始了,他就是为了能够保护这片国土才进的军校。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了。
喻文州看着他男朋友,叹口气,没说话。
“我希望这场战争早点儿结束。”叶修扭头看着他笑。“最好在你们这一批之前。如果没有结束,你会是一名出色的指挥官。”
“……你这怎么分别跟临终似的,话那么多。”喻文州把头扭向别处。他看着天空上飞过的战机。“明天就走?”
“确切的说是今天晚上。”叶修想起什么似的扯过外套从里面掏出一张纸,把纸递给了喻文州:“你把这个给新杰吧。这个是老韩留给他的。官方的他不好写太多,真想说东西都在这里面。”
“前线现在怎么样了?”喻文州艰难地接过信,心里想方士谦是不是偷偷溜了。脱臼的手臂生疼,能懂的手,支着能动的手坐起来。“你帮我接上。”
叶修家比较特殊。他能知道的有关前线的消息比别人多,只是一般他不会说就对了。
叶修给人接上骨头听人轻微的吸气声有点儿心疼。“总体偏好……魏琛他在西线战场,半个月之前被炸伤,发现他的时候,失血过多。”
失血过多。
那个大他两届,总是跟叶修偷摸抽烟,军容突击检查基本都不合格的学长,已经走了。
“晚上我可能就送不了你了。你多保重。等着我去找你。”喻文州低头仔细思量了一下逃开查寝偷摸找到叶修那儿的难度,决定不作那死。
叶修站起来笑了,伸手把喻文州也拉了起来:“好啊。我到了就给你写信,你别担心我,哥好歹也是军校多项记录保持者。行,你赶紧走吧,快打铃了。”
喻文州仰头瞅了瞅,把叶修摁到墙上,重重地亲下去。
不同以往偷摸小亲一个就得了,叶修感受的到喻文州的急切,轻微的慌张。他回应着,夺回了主动权,同人的舌搅到一起,吸吮人的唇。
“……你别怕。”叶修把人搂到怀里。凑在他耳边,湿热的气息打在喻文州的耳轮上,“我等着回来娶你呢。咱俩谁都不会死,这场战争一定会赢。”
我知道。
我信。
喻文州把头埋在人颈窝半晌推开了人:“上课去了。你让方士谦把给你的软膏都带着吧,处理一下。我去……抢舍友的。”
喻文州跑着去了理论教室, 上完这最后一节就休息结束一天了。而叶修要面对的才刚刚开始。
叶修看着他离开,冲着门吼:“方大神你打算什么时候进来?看我俩难受着舒服是吧?”
“这不给你们俩制造独处环境吗。”方士谦慢悠悠进来。“别问我听的感觉怎么样,我现在有点儿噎。”
后来,喻文州也毕业了。他被当时的校长单独叫到了办公室。
他不被允许去往前线,具体原因军部说的模糊不清。喻文州理解大概是自己对他们来说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他不想去理解更多了,看样子注定是没法儿和叶修一起并肩作战的。
“你会被‘冷藏’到需要你的时候唤醒。这是你的任务和使命。”校长看着年轻的小孩儿点头在同意书上签了字。
其实没有什么不同意一说了吧。
不过同样是为国效力……尽管他自己很堵心。
他把纸递回给了校长。
荣耀纪年2018年,叶修上将遇袭去世。同年,军部某秘密计划启动。18级毕业生喻文州等接受人体冷冻,陷入沉睡。
战争持续了很多年,持续的动荡着。一直到了2035年喻文州才被唤醒。
“喻中尉好。”喻文州睁开眼,一个抱着记录本的小孩儿正站在他的对面。
喻文州草率的了解了一下儿当前的局势,跟着小孩儿走进了暂时给自己安排的房间。
冲了个澡喻文州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感叹了一下现在技术真成熟。
他打听到张新杰就在现在他在的军区内,想着趁任务还没下来赶紧去一趟他那儿。当年那个暴力军医现在已经混到了中校军衔,坐镇西南军事基地做参谋了。
“进来……喻文州?你醒了?”
张新杰有点儿惊讶地看向他,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张新杰看着老了不少,但那个眼神还是没有变,一如既往地坚定锐利。他正正经经地行了个军礼:“张长官好。”
当然那批人都快奔四了,只有自己还停留在十八岁。
“喻中尉好,有什么事吗。”张新杰也故意严肃了一下,不过看的出来这人在憋笑。
“苏醒之后一直没接到指示。过来询问一下。”喻文州眨眨眼。其实既然张新杰不知道他的苏醒就证明他不归张新杰管。不过张新杰的权限没准能帮他提前查查他要去哪儿。
“我看一眼……啊,你被派到g省那边去了。那边最近不太好过,你过去帮我们大忙了。”张新杰白他一眼翻了翻信息系统。找到了有关喻文州的文件。不少都是他权限不够阅读的,就把能看到的跟这人说了说。“我还以为你要问叶修。”
“问当然也是要问的。”喻文州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叶修当年去哪儿了?现在……怎么样了。”
他当然清楚叶修没那么容易死,何况当时军部给的死因太过清晰简单,用脑子想想就知道有问题。
“当年叶修确实没死。”张新杰从锁好的抽屉里抽出一直钢笔,钢笔笔管里的墨囊被摘掉了,塞了一封信。“他去年才走的。这是他留给你的东西,你回去再看。”
喻文州接过钢笔,没说话。
“他很厉害。”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战场教科书。建议你回去看一下他这些年的作战记录。等你回头分过去了权限应该就下来了。”
“成。”喻文州点点头,慢吞吞的玩儿着钢笔。“那我先……回去了。”
天不是很蓝,炮火的硝烟让天空蒙着一层灰。
他进了房间,通讯工具接到了上级的消息。明天出发去往g省军区蓝雨特种部队,担任队长一职。搭档的副队长是……黄少天?
他愣了一下儿。这不是当年魏琛从战场上救回来那小孩儿么。也参军了?
不管了。明天才走。现在一看就没有当年那么紧张了,当初叶修可是被连夜派走的。
叶修啊……
他把钢笔拿出来旋开笔杆儿,取出了信。
这是十七年前……那不就是他刚走那年写的?
给喻文州:
大概你能猜到,我没死。我感觉
我琢磨着你回头应该也应该是特殊军种吧,说不定还能跟你打个照面。
等我“死”了就没法儿找人给咱俩递信了。唉。
想你了。希望战争早点结束,然后哥找个好日子娶你啊。
不写了有人来了。
珍重。
叶修2018年6月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