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23H/叶喻】《夏天》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3002

备注:强凑……这篇超没手感。

    高中设定。
   
    one day。
   
    艺科喻和竞赛生叶的小爱情故事x喻文州理科美术叶修生物【很明显这个也不可能是文科】。
   
    写的特别烂真的你们要不要别看了……
   
    为什么是生物呢,因为想写物理但我不会。
   
    咦我又叨逼叨那么多。
   
    这不是很正常吗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321正文。
   
    ———————————————————
   
    明天,啊不对准确讲是今天叶修生日。喻文州看着手机上日历的提示。
   
    他想了想,从床上爬起来去敲隔壁叶修房间的门:“叶修,叶修?睡了没。”
   
    才一点。这么早怎么会睡觉呢。喻文州是知道叶修睡不了的。
   
    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纸响声和走过来的脚步声,安静地喻文州等他过来开门。
   
    “喻文州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明天不上课了?”
   
    叶修算遗传算到一半忽然有人过来敲门。如果不是现在这个房子的租户只有叶修和喻文州叶修压根儿不打算过来开门。
   
    喻文州也很困啊,懒得跟他多说什么,只想说完了赶紧回去睡觉:“生日快乐。晚上方不方便出来吃个饭?”
   
    “我过生日啊……你请客?”
   
    “我请。”
   
    “好。”
   
   
   
    五六月份是一个蚊子已经可以多到升天的月份。画室的空气里颜料味蚊香味花露水味清凉油味,还混着小粒的铅灰和碎沫,让人根本就不想在里面多待一秒。所以一般一下课教室里就得空出来不少人。喻文州抱着速写板从画室里出来的时候深呼吸一口气,觉得平时自己总要在里面多画上半天真是折寿。
   
    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喻文州把手里的炭笔夹在耳朵上,不紧不慢地穿过操场往图书馆走。昨天晚上为了腾出来今天的时间画速写熬了半宿。
   
    加上准备礼物,一宿。
   
    有点儿困。喻文州揉了揉黑眼圈摇了摇头。
   
    人倒是不多。一般来讲这会儿都会回家刷题准备二月考了,只有竞赛生凑一小堆占着地方复习。
   
    喻文州到的时候叶修正给旁边魏琛讲题,大概是生理。他坐在隔壁桌椅子上听着,也没打算马上叫叶修,抱起画板画速写。
   
    叶修讲题的样子。
   
    软碳在纸上勾画的声音和翻书摔卷子声相差甚远。不用他说话叶修就察觉到了。
   
    “……而且细胞质是细胞器加细胞溶胶,你翻书去吧概念书上有,先这样老魏你再看看。我去吃饭了啊。”
   
    “能不能好好学习啊又秀又秀。”苏沐橙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给我们带点饭回来。”王杰希经过一年的锤炼显然是习惯了,头都懒得抬。高一组的小孩儿还是太年轻。
   
    5月29号,叶修生日。本该庆祝一下儿的日子却被繁忙的课业埋得也就喻文州一个人靠着手机提醒记了起来。和叶修约了个饭。
   
    路上喻文州想想,他和叶修平时好像也没怎么虐过单身狗。每次约会都是图书馆或者方便安静学习的地方各自摊开东西看书画画,每个月也就约着一起吃那么两次食堂。忙起来的时候一周可能都说不上一句话,当然有原因是叶修他没有手机。今天也就当是约会了。
   
    谈了一年多恋爱,但还是哪有时间虐狗啊。喻文州颇为痛苦都小声叹了一声。开玩笑,那么忙,还被人说虐狗。
   
    “怎么了?”叶修扭头看了看他。
   
    “没怎么。走了,去买蛋糕。”
   
    学校旁边有个小蛋糕房,大的奶油蛋糕卖的最火。一般情况下只有小部分会下肚,大部分都用来往脸上糊。
   
    叶修看了看柜台里的几种小号的蛋糕,选了个巧克力的。
   
    他倒没特别喜欢吃甜,但他知道喻文州喜欢吃这东西。
   
    从店出来往小餐厅走。他们出来的晚,一般这个时候小餐厅吃饭的学生早已经散差不多了。四下看了看两个人到了找了个角落坐下点了两三个菜。
   
    菜上来蛋糕摆上,倒上葡萄汁。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上次两个人这么好好吃饭还是二月份。
   
    “许个愿啊?”喻文州管叶修借了打火机点燃蜡烛插在小蛋糕上。歪头看着叶修笑。“寿星许点什么?”
   
    叶修闭上眼,沉吟一会儿睁开眼看着喻文州笑。
   
    “许的什么?”
   
    “你猜。”
   
    “你再闭一下儿眼。”
   
    “嗯?”
   
    “快点。”
   
    叶修后来想想觉得以为喻文州是要亲他一下儿真是太天真了。但当时他不知道啊,他就闭上了。
   
    可能那几天太累学傻了。
   
    喻文州伸手抓了一手奶油,抹了叶修一脸。然后一脸愉快的笑了起来。
   
    “喻文州你干什么?”叶修睁开眼有点儿哭笑不得,也抹了一把蛋糕。正想扔过去被喻文州打住。“别!叶修你等一下!”
   
    叶修挑了挑眉毛看着他。
   
    喻文州看着他。
   
    喻文州凑了过来。
   
    喻文州舔了一口他脸上的蛋糕。然后在他耳朵根旁边继续笑着又舔了一口。
   
    “挺甜。”
   
    叶修:……
   
    “怎么了?”喻文州舔舔嘴角的巧克力奶油眨眨眼看着他拿起餐纸巾给他擦掉脸上剩下的奶油。
   
    角落里的灯光不是很亮。嘈杂无趣的背景音乐在这一刻好像停了,只剩下了喻文州带着笑意的声音。
   
    叶修凑过去吻上喻文州的唇。
   
    “这个更甜一点儿。留一留晚上吃。”
   
    蛋糕也是吃不了了,俩人吃了点儿菜又要了点别的打包带回图书馆。
   
    叶修他们大概晚上到九十点,喻文州过去写作业,晚上和叶修一块儿回住的地方。
   
    入夏,天黑的越来越晚。两个人也没吃很久。回去的时候正是太阳落山。
   
    一路走一路聊。美术老师今天又发脾气了,今天刷的卷子里有几道题特别迷,高三最好一天上课玩儿的又开心又伤感,书里歌词里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感觉把半年没说的话都说了一遍。这个学期每天两个人的日常除了画画学习竞赛学习基本没什么别的,挤不出时间去考虑别的东西。
   
    “哎,叶修。”喻文州偏头看了看叶修。“我礼物晚上给你。”
   
    路边的花树,喻文州看到第一眼想到的是光影色彩场景速写,叶修想到的是形态学上端到形态学下端树上花朵的花程式枝桠里的各种细胞物质植物学说。以至于喻文州曾一度怀疑他和叶修因为专业不同已经不存在共同语言了。
   
    但那好像也没什么办法,还是喜欢彼此。
   
    回图书馆给大佬们带了饭隔壁化竟组也过来抢,方锐边是嚷嚷着烧烧烧边是抢了两串骨肉相连叨叨着生化关系多好多近好东西来点儿来点儿。喻文州也不管,安安静静在本上又涂了张场景速写。
   
    没闹多会儿就开始继续学习了。喻文州作业剩的不多,写完了抬起头看眼对面的叶修,正锁着眉头做大长分析题。
   
    这是他今年的生日。所以说特长生的生日是不是跟不存在一样。
   
    喻文州有点儿心疼。并联想到鬼知道明年他过生日的时候赶校考会不会身边人都没有。
   
    以前有个同校学竞赛的学长跟喻文州说过:就算我们是一般人,也要走一遍不一般的路,哪怕撞南墙,也要笑着说出这段阅历。竞赛生适用,美术生也差不厘。都不过为了明年高考而已,谁都苦累。学这些东西比高考刺激程度不稳定性多了。
   
    从学校出来直奔回家。天上难得的看得见很多星星。让人感觉眼睛花了或者是在做梦。
   
    直到收拾完晚上准备睡觉叶修也没拿到喻文州说的礼物。
   
    “文州,我的礼物呢。”
   
    “差点忘了……给。生日礼物。”喻文州递给他一个盒子。
   
    叶修有点儿好奇。打开看了看果然是画儿。
   
    好多张,都是他。
   
    “你要不要的话给我也行,我交作业。”喻文州看着他翻多少有点儿耻。好多张都是他偷偷画的。得有百十张了。
   
    “你说给我了我还有还回去的道理?”叶修看了几张把那堆画儿放回盒子里先放一边。认真地看着对面的人。“文州。”
   
    “嗯?”喻文州抬头看了看他。
   
    “我爱你。”
   

评论(2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