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渊_壬迩亡梓

叮,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咸鱼渊——
写文自爽,ooc多少有,突发性看心情日人主页。如果有用意见我会尽量接受下一篇尽量改正。


如果是没来由的瞎怼我,借老师的话,没空理闲的慌的sb。嘿嘿

【叶喻|国一|2018高考应援】打完就回老家结婚啊

国一卷。be。没审阅语句不通。等我改改。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结束完军校一天训练的任务,喻文州没有跟同组的人一起狂奔回宿舍洗澡休息,而是留在了训练场里继续练习。
体能不行就自己多练。这算是他能在军校顺利读完一年能一直没被退走的原因之一。
当然他每天留下来训练也没那么单纯。
他在等人。
“还练着呢?”
叶修和方士谦从训练场门口走进来远远跟他打了声招呼走过来。看着人停下冲自己打招呼。
“方学长好啊。今天三年级放那么早?来练两把吗叶学长,那么难得。”
喻文州今天心情很不错,训练手感也相当不错。看着今天正好时间也早便向自家男友发出邀请。
而且正好今天方士谦在,有医学生还可以打的再放开点儿不是。
叶修和方士谦对望半晌,方士谦叹口气不耐烦地摆摆手扭头就走。
“打打打我拿绷带去,先说好骨折了我就把你俩拎校医室了啊。到时候判不判你俩私斗我就说不好了。”
其实他和叶修今儿是来跟喻文州说事儿的,这还没说呢他就又得义务军医。
谈个恋爱打还打那么凶,普通练两把找哪儿见他们那么打的,每次他俩打完架都得多拿点儿跌打损伤药。方士谦腹诽,溜进医务室拿药。
“下手真黑啊前辈...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喻文州尝试动了一下脱臼的右臂,剧烈的痛感让他皱了皱眉头。虽然以前也打但...从来没打的那么重过。
俩人挺安静的一块儿躺在训练场旁的联排座椅上等着方士谦来,等浑身都肉疼劲儿过去。
叶修抬起脑袋瞥他,身上的黑色背心被汗水浸透,今天文州下手格外没谱:“我打的黑吗,下手在轻点儿估摸我一会儿就得去医务室躺着了。”
“…咳。”
“我今天是来道别的。”
“终于要派你去前线战场了?”
“嗯,编到嘉世部队。方士谦也去,去哪儿我就不清楚了。”
其实喻文州大概猜到了。三年级生越来越少,前线战事吃紧。像韩文清魏琛林杰谁的早就被调过去了。战斗机不止一次飞过军校上空。就算眼前这个人这会儿才被派走已经相当超出他的意料。
叶家不想让他们家长子那么早上战场,现在也是压不住了吧?
不过居然是先去大部队。这是喻文州没想到的。他以为叶修会直接被派到特种那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我。”
当初他当初考进军校的时候战争就已经开始了,他就是为了能够保护这片国土才进的军校。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了。
喻文州看着他男朋友,叹口气,没说话。
“我希望这场战争早点儿结束。”叶修扭头看着他笑。“最好在你们这一批之前。如果没有结束,你会是一名出色的指挥官。”
“……你这怎么分别跟临终似的,话那么多。”喻文州把头扭向别处。他看着天空上飞过的战机。“明天就走?”
“确切的说是今天晚上。”叶修想起什么似的扯过外套从里面掏出一张纸,把纸递给了喻文州:“你把这个给新杰吧。这个是老韩留给他的。官方的他不好写太多,真想说东西都在这里面。”
“前线现在怎么样了?”喻文州艰难地接过信,心里想方士谦是不是偷偷溜了。脱臼的手臂生疼,能懂的手,支着能动的手坐起来。“你帮我接上。”
叶修家比较特殊。他能知道的有关前线的消息比别人多,只是一般他不会说就对了。
叶修给人接上骨头听人轻微的吸气声有点儿心疼。“总体偏好……魏琛他在西线战场,半个月之前被炸伤,发现他的时候,失血过多。”
失血过多。
那个大他两届,总是跟叶修偷摸抽烟,军容突击检查基本都不合格的学长,已经走了。
“晚上我可能就送不了你了。你多保重。等着我去找你。”喻文州低头仔细思量了一下逃开查寝偷摸找到叶修那儿的难度,决定不作那死。
叶修站起来笑了,伸手把喻文州也拉了起来:“好啊。我到了就给你写信,你别担心我,哥好歹也是军校多项记录保持者。行,你赶紧走吧,快打铃了。”
喻文州仰头瞅了瞅,把叶修摁到墙上,重重地亲下去。
不同以往偷摸小亲一个就得了,叶修感受的到喻文州的急切,轻微的慌张。他回应着,夺回了主动权,同人的舌搅到一起,吸吮人的唇。
“……你别怕。”叶修把人搂到怀里。凑在他耳边,湿热的气息打在喻文州的耳轮上,“我等着回来娶你呢。咱俩谁都不会死,这场战争一定会赢。”
我知道。
我信。
喻文州把头埋在人颈窝半晌推开了人:“上课去了。你让方士谦把给你的软膏都带着吧,处理一下。我去……抢舍友的。”
喻文州跑着去了理论教室, 上完这最后一节就休息结束一天了。而叶修要面对的才刚刚开始。
叶修看着他离开,冲着门吼:“方大神你打算什么时候进来?看我俩难受着舒服是吧?”
“这不给你们俩制造独处环境吗。”方士谦慢悠悠进来。“别问我听的感觉怎么样,我现在有点儿噎。”
后来,喻文州也毕业了。他被当时的校长单独叫到了办公室。
他不被允许去往前线,具体原因军部说的模糊不清。喻文州理解大概是自己对他们来说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他不想去理解更多了,看样子注定是没法儿和叶修一起并肩作战的。
“你会被‘冷藏’到需要你的时候唤醒。这是你的任务和使命。”校长看着年轻的小孩儿点头在同意书上签了字。
其实没有什么不同意一说了吧。
不过同样是为国效力……尽管他自己很堵心。
他把纸递回给了校长。
荣耀纪年2018年,叶修上将遇袭去世。同年,军部某秘密计划启动。18级毕业生喻文州等接受人体冷冻,陷入沉睡。
战争持续了很多年,持续的动荡着。一直到了2035年喻文州才被唤醒。
“喻中尉好。”喻文州睁开眼,一个抱着记录本的小孩儿正站在他的对面。
喻文州草率的了解了一下儿当前的局势,跟着小孩儿走进了暂时给自己安排的房间。
冲了个澡喻文州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感叹了一下现在技术真成熟。
他打听到张新杰就在现在他在的军区内,想着趁任务还没下来赶紧去一趟他那儿。当年那个暴力军医现在已经混到了中校军衔,坐镇西南军事基地做参谋了。
“进来……喻文州?你醒了?”
张新杰有点儿惊讶地看向他,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张新杰看着老了不少,但那个眼神还是没有变,一如既往地坚定锐利。他正正经经地行了个军礼:“张长官好。”
当然那批人都快奔四了,只有自己还停留在十八岁。
“喻中尉好,有什么事吗。”张新杰也故意严肃了一下,不过看的出来这人在憋笑。
“苏醒之后一直没接到指示。过来询问一下。”喻文州眨眨眼。其实既然张新杰不知道他的苏醒就证明他不归张新杰管。不过张新杰的权限没准能帮他提前查查他要去哪儿。
“我看一眼……啊,你被派到g省那边去了。那边最近不太好过,你过去帮我们大忙了。”张新杰白他一眼翻了翻信息系统。找到了有关喻文州的文件。不少都是他权限不够阅读的,就把能看到的跟这人说了说。“我还以为你要问叶修。”
“问当然也是要问的。”喻文州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叶修当年去哪儿了?现在……怎么样了。”
他当然清楚叶修没那么容易死,何况当时军部给的死因太过清晰简单,用脑子想想就知道有问题。
“当年叶修确实没死。”张新杰从锁好的抽屉里抽出一直钢笔,钢笔笔管里的墨囊被摘掉了,塞了一封信。“他去年才走的。这是他留给你的东西,你回去再看。”
喻文州接过钢笔,没说话。
“他很厉害。”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战场教科书。建议你回去看一下他这些年的作战记录。等你回头分过去了权限应该就下来了。”
“成。”喻文州点点头,慢吞吞的玩儿着钢笔。“那我先……回去了。”
天不是很蓝,炮火的硝烟让天空蒙着一层灰。
他进了房间,通讯工具接到了上级的消息。明天出发去往g省军区蓝雨特种部队,担任队长一职。搭档的副队长是……黄少天?
他愣了一下儿。这不是当年魏琛从战场上救回来那小孩儿么。也参军了?
不管了。明天才走。现在一看就没有当年那么紧张了,当初叶修可是被连夜派走的。
叶修啊……
他把钢笔拿出来旋开笔杆儿,取出了信。
这是十七年前……那不就是他刚走那年写的?
给喻文州:
大概你能猜到,我没死。我感觉
我琢磨着你回头应该也应该是特殊军种吧,说不定还能跟你打个照面。
等我“死”了就没法儿找人给咱俩递信了。唉。
想你了。希望战争早点结束,然后哥找个好日子娶你啊。
不写了有人来了。
珍重。
叶修2018年6月                                                                                                                                                                                                                                                                                                                               

开开心心去一起刷材料秀恩爱。
“文州你不再刷点儿了?”
“暂时够了。不够过两天再陪我来一趟就好。”
“你那么多拖的动吗还。”
“没问题我还能再单手给你绕个叶子环儿。”
失智。
线稿一时爽上色火葬场。气死了。

【叶喻/记忆隙间】大学时代1

永七中毒的名字……。谁告诉你有一个碎片一就可能会有碎片23的,嘿嘿【个屁】。大概是个系列吧,全是短篇。
例行oocx3,叶喻普通大学【高材】生设定。
还是片段好写嘿嘿嘿。叶喻还有点年轻,没那么稳重。
开始。
我更新了!夸我!
————————————————————
b市一向没有春天。冬天的风吹过去几天过度就往夏天转型。
喻文州,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当初是抱着“想要看看北方下起雪的样子”的心态报的北京学校,然而别说大雪一个冬天雪星子都没看到一点儿。
哦,有一点儿,真的是星子,到地上就化了。
他看着图书馆外已经换了薄风衣或者厚卫衣骑车穿行在路上的学生,叹了口气。第一个冬天就要这么过去了。
“喻文州同学您别走神儿行吗。”叶修就眼看着眼前的人写着写着论文愣起神儿,用手里的中性笔敲了一下儿人的脑袋有点儿无奈。“你快点儿……要写到晚上吗?”
论文。
喻文州有点儿嫌恶地看了眼手里的笔记本,叹口气继续动笔写。“晚上又没什么安排,写的完可能能去东单公园转一圈,写不完就留下写咯。”
叶修现在清闲极了,题目留下来他倒腾了几个通宵,现在每天没事了。天天不是找喻文州,就是泡实验室。
“晚上天气不大好,不如你早点儿写完,我去请你吃饭。”
好像挺划算?
喻文州没说什么,又看了眼窗外积压的云,加快了手上的进度。可能是要下雨。
虽然公认的喻文州手慢,但凭着他思维活络的脑子,写起论文还是会比大部分人快一些。很稳的赶在晚饭前写完,本子笔一推把正看一本英语科研类读物的叶修摇回神。
“走了吃饭了。你请客。”
叶修原本的打算是带人去吃饭的时候暖暖和和的看雪来着。没想路上雪就下起来了。昨晚看的天气预报有误差。
“憋了一冬天。春天了开始下起雪了。”叶修叹口气正想扭头让喻文州把帽子带上。一扭头就看见这人眼里几乎带着光。
可以说是惊喜地看着慢慢大起来的雪,伸出胳膊看形态各异地六瓣精灵落在深色的卫衣上。半天才注意到看着他的人,感觉有点儿抱歉。“怎么了吗?”
“没事儿。”叶修也回了回神儿,没在打算提醒人带帽子小心着凉,只是帮他把头上的雪花象征性的排掉了。“慢慢儿走吧。感觉雪怎么样,好玩儿吧?”
“不是雪怎么样,是见到雪这种东西了,我开心。”喻文州瞥了叶修一眼继续边走边玩儿掉在衣服上的雪花。他知道自己等一冬天了。
“还好多年呢,以后你可以年年在b市等着看雪。”叶修笑着看这个一脸满足的南方人走在他旁边,后半句话到嘴边儿了又吞了回去。
「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年年陪你一起看。我也只想我陪你看。」
毕竟现在还只是朋友关系,后半句说出来怎么都怪怪的。
不过什么时候适合表白呢?
tbc.

【叶喻】等

惯例ooc x3
同梗分刀糖的糖。 @喻子安。 我太久没更lof混个更【。】
短小。文笔辣鸡。
困死我了。
准备好了吗ready go!
________________
“你还回来吗?”
少年看着收拾行囊的背影随口问了一句,躺在床上又扭头回去透过天窗去看今晚格外明亮的月亮,“不等天亮?”
“……回来吧。”叶修放假收拾好的包裹,回到床边在少年的头上印下一吻给了个含糊的答案。
叶修是远方来的旅人,听闻传说中的某种漂亮鸟类在拉倪镇的附近出现过便跑到了这里。平时就在少年家开的旅店打工。
最近城北的木匠说那鸟在城北的大森林出现过,还捡了根鸟毛回来,已经在城里引起不小骚动。
叶修自然是要去的。虽然那森林相当危险,但喻文州知道他的本事。不到三天叶修就回来了,带着一大把那只鸟的羽毛。
现在又要走,去别的城市一段时间。
喻文州听到人肯定的回答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两个人现在大概是炮友的关系?可惜小喻文州太年轻,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这个九成不会继续留下的家伙。
喻文州从床上爬起来换衣服,在人疑惑的目光中对人笑了笑。
“我送你到城口。”
黎明前的夜是最黑的。两人提着灯慢慢并肩向前。到天空泛起鱼肚白才走到了那路口。
“那我走了。”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大半年的少年,简短告别。
“……叶修!”旅人越走越远,听到呼唤回了头。
“Wherever you are,whatever you do,I will always be right here,waiting for you.”
“我等你。”
旅人最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上路。
喻文州有个好朋友叫黄少天,是个很有头脑的商人。常带些新鲜的信息回来给喻文州分享。
“我听说他身边有了个妹子,你还继续等他干嘛。”
黄少天有点儿搞不懂好友到底是执着什么。问他也都只是被一句“谁知道呢,就是这么爱上了啊”怼回去。
“我说了等他。我等不等,是我的事。”喻文州相当无聊地翻着账单,随口回了人一句。
等了那么多年,他不介意继续等了。
自己这辈子就算栽这人身上了吧。
能怎样,爱的辛苦,也始终放不下啊。喻文州苦笑。
时间一点点溜走,喻文州接手了父亲的旅店,每天过着重复的生活。
“老板,这儿还招人吗?我想找个活儿干。”那天喻文州正在柜台溜号,睡的正爽被敲桌子的声音吵醒。一抬眼便对上那双含笑的眸。
“我回来了。”





[小剧场]:
“这么多年,你都去干什么了?”喻文州有点儿好奇。
“准备我成亲时送给爱人的礼物。我家很讲究这个的。”叶修不紧不慢地把羽毛笔放在人的桌子上。冲他眨了眨眼。
这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羽毛,由最好的制笔大师制成,持有者,只能是他最爱的人。
旅店老板欣然拿起,将自己的笔摆到了柜台最醒目的地方。

【23H/叶喻】《夏天》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3002

备注:强凑……这篇超没手感。

    高中设定。
   
    one day。
   
    艺科喻和竞赛生叶的小爱情故事x喻文州理科美术叶修生物【很明显这个也不可能是文科】。
   
    写的特别烂真的你们要不要别看了……
   
    为什么是生物呢,因为想写物理但我不会。
   
    咦我又叨逼叨那么多。
   
    这不是很正常吗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321正文。
   
    ———————————————————
   
    明天,啊不对准确讲是今天叶修生日。喻文州看着手机上日历的提示。
   
    他想了想,从床上爬起来去敲隔壁叶修房间的门:“叶修,叶修?睡了没。”
   
    才一点。这么早怎么会睡觉呢。喻文州是知道叶修睡不了的。
   
    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纸响声和走过来的脚步声,安静地喻文州等他过来开门。
   
    “喻文州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明天不上课了?”
   
    叶修算遗传算到一半忽然有人过来敲门。如果不是现在这个房子的租户只有叶修和喻文州叶修压根儿不打算过来开门。
   
    喻文州也很困啊,懒得跟他多说什么,只想说完了赶紧回去睡觉:“生日快乐。晚上方不方便出来吃个饭?”
   
    “我过生日啊……你请客?”
   
    “我请。”
   
    “好。”
   
   
   
    五六月份是一个蚊子已经可以多到升天的月份。画室的空气里颜料味蚊香味花露水味清凉油味,还混着小粒的铅灰和碎沫,让人根本就不想在里面多待一秒。所以一般一下课教室里就得空出来不少人。喻文州抱着速写板从画室里出来的时候深呼吸一口气,觉得平时自己总要在里面多画上半天真是折寿。
   
    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喻文州把手里的炭笔夹在耳朵上,不紧不慢地穿过操场往图书馆走。昨天晚上为了腾出来今天的时间画速写熬了半宿。
   
    加上准备礼物,一宿。
   
    有点儿困。喻文州揉了揉黑眼圈摇了摇头。
   
    人倒是不多。一般来讲这会儿都会回家刷题准备二月考了,只有竞赛生凑一小堆占着地方复习。
   
    喻文州到的时候叶修正给旁边魏琛讲题,大概是生理。他坐在隔壁桌椅子上听着,也没打算马上叫叶修,抱起画板画速写。
   
    叶修讲题的样子。
   
    软碳在纸上勾画的声音和翻书摔卷子声相差甚远。不用他说话叶修就察觉到了。
   
    “……而且细胞质是细胞器加细胞溶胶,你翻书去吧概念书上有,先这样老魏你再看看。我去吃饭了啊。”
   
    “能不能好好学习啊又秀又秀。”苏沐橙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给我们带点饭回来。”王杰希经过一年的锤炼显然是习惯了,头都懒得抬。高一组的小孩儿还是太年轻。
   
    5月29号,叶修生日。本该庆祝一下儿的日子却被繁忙的课业埋得也就喻文州一个人靠着手机提醒记了起来。和叶修约了个饭。
   
    路上喻文州想想,他和叶修平时好像也没怎么虐过单身狗。每次约会都是图书馆或者方便安静学习的地方各自摊开东西看书画画,每个月也就约着一起吃那么两次食堂。忙起来的时候一周可能都说不上一句话,当然有原因是叶修他没有手机。今天也就当是约会了。
   
    谈了一年多恋爱,但还是哪有时间虐狗啊。喻文州颇为痛苦都小声叹了一声。开玩笑,那么忙,还被人说虐狗。
   
    “怎么了?”叶修扭头看了看他。
   
    “没怎么。走了,去买蛋糕。”
   
    学校旁边有个小蛋糕房,大的奶油蛋糕卖的最火。一般情况下只有小部分会下肚,大部分都用来往脸上糊。
   
    叶修看了看柜台里的几种小号的蛋糕,选了个巧克力的。
   
    他倒没特别喜欢吃甜,但他知道喻文州喜欢吃这东西。
   
    从店出来往小餐厅走。他们出来的晚,一般这个时候小餐厅吃饭的学生早已经散差不多了。四下看了看两个人到了找了个角落坐下点了两三个菜。
   
    菜上来蛋糕摆上,倒上葡萄汁。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上次两个人这么好好吃饭还是二月份。
   
    “许个愿啊?”喻文州管叶修借了打火机点燃蜡烛插在小蛋糕上。歪头看着叶修笑。“寿星许点什么?”
   
    叶修闭上眼,沉吟一会儿睁开眼看着喻文州笑。
   
    “许的什么?”
   
    “你猜。”
   
    “你再闭一下儿眼。”
   
    “嗯?”
   
    “快点。”
   
    叶修后来想想觉得以为喻文州是要亲他一下儿真是太天真了。但当时他不知道啊,他就闭上了。
   
    可能那几天太累学傻了。
   
    喻文州伸手抓了一手奶油,抹了叶修一脸。然后一脸愉快的笑了起来。
   
    “喻文州你干什么?”叶修睁开眼有点儿哭笑不得,也抹了一把蛋糕。正想扔过去被喻文州打住。“别!叶修你等一下!”
   
    叶修挑了挑眉毛看着他。
   
    喻文州看着他。
   
    喻文州凑了过来。
   
    喻文州舔了一口他脸上的蛋糕。然后在他耳朵根旁边继续笑着又舔了一口。
   
    “挺甜。”
   
    叶修:……
   
    “怎么了?”喻文州舔舔嘴角的巧克力奶油眨眨眼看着他拿起餐纸巾给他擦掉脸上剩下的奶油。
   
    角落里的灯光不是很亮。嘈杂无趣的背景音乐在这一刻好像停了,只剩下了喻文州带着笑意的声音。
   
    叶修凑过去吻上喻文州的唇。
   
    “这个更甜一点儿。留一留晚上吃。”
   
    蛋糕也是吃不了了,俩人吃了点儿菜又要了点别的打包带回图书馆。
   
    叶修他们大概晚上到九十点,喻文州过去写作业,晚上和叶修一块儿回住的地方。
   
    入夏,天黑的越来越晚。两个人也没吃很久。回去的时候正是太阳落山。
   
    一路走一路聊。美术老师今天又发脾气了,今天刷的卷子里有几道题特别迷,高三最好一天上课玩儿的又开心又伤感,书里歌词里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感觉把半年没说的话都说了一遍。这个学期每天两个人的日常除了画画学习竞赛学习基本没什么别的,挤不出时间去考虑别的东西。
   
    “哎,叶修。”喻文州偏头看了看叶修。“我礼物晚上给你。”
   
    路边的花树,喻文州看到第一眼想到的是光影色彩场景速写,叶修想到的是形态学上端到形态学下端树上花朵的花程式枝桠里的各种细胞物质植物学说。以至于喻文州曾一度怀疑他和叶修因为专业不同已经不存在共同语言了。
   
    但那好像也没什么办法,还是喜欢彼此。
   
    回图书馆给大佬们带了饭隔壁化竟组也过来抢,方锐边是嚷嚷着烧烧烧边是抢了两串骨肉相连叨叨着生化关系多好多近好东西来点儿来点儿。喻文州也不管,安安静静在本上又涂了张场景速写。
   
    没闹多会儿就开始继续学习了。喻文州作业剩的不多,写完了抬起头看眼对面的叶修,正锁着眉头做大长分析题。
   
    这是他今年的生日。所以说特长生的生日是不是跟不存在一样。
   
    喻文州有点儿心疼。并联想到鬼知道明年他过生日的时候赶校考会不会身边人都没有。
   
    以前有个同校学竞赛的学长跟喻文州说过:就算我们是一般人,也要走一遍不一般的路,哪怕撞南墙,也要笑着说出这段阅历。竞赛生适用,美术生也差不厘。都不过为了明年高考而已,谁都苦累。学这些东西比高考刺激程度不稳定性多了。
   
    从学校出来直奔回家。天上难得的看得见很多星星。让人感觉眼睛花了或者是在做梦。
   
    直到收拾完晚上准备睡觉叶修也没拿到喻文州说的礼物。
   
    “文州,我的礼物呢。”
   
    “差点忘了……给。生日礼物。”喻文州递给他一个盒子。
   
    叶修有点儿好奇。打开看了看果然是画儿。
   
    好多张,都是他。
   
    “你要不要的话给我也行,我交作业。”喻文州看着他翻多少有点儿耻。好多张都是他偷偷画的。得有百十张了。
   
    “你说给我了我还有还回去的道理?”叶修看了几张把那堆画儿放回盒子里先放一边。认真地看着对面的人。“文州。”
   
    “嗯?”喻文州抬头看了看他。
   
    “我爱你。”
   

刚刚生贺的后续。
你们都玩儿分手梗发刀子我不跟一个怎么合适是吧【。】
大概就是,之前那些都是喻文州画册里以前他画的点滴。
然后这个是现在。
@池清瞳浅  @岂曰无衣

@音殇七城 的生贺!
好像不虐呢。开心就好。生贺不该太虐。
其实本来是贺文的但写一半死活顺不下去了我就开始画画了。但好歹我产出了对不对!
【你这样活该他们打你。】

『十日谈』过个日子【叶喻】

#小短。
#例行卷首叨逼叨。
#特想看他们退役后好好过个日子。
#摸鱼。后面困了写的不妥欢迎捉虫提意见……
#一困啥也写不出来……终于把自己弄困了,睡他一个小时。
#好的正文
==================================
叶喻 过个日子

外面的雪还是那么大。

窗外寒冷的北风胡乱地拍到玻璃上,夹着絮一般的大雪。冬天b市黑的早,叶修放下手头的事情看了看暗下来的天,空揉揉额心打开qq喻文州的窗口。

叶修:

到哪里了?

喻文州:

快到了吧。雪大,车可能慢一点。

来b市这么些年头次见那么大雪。蛮冷,回来穿少了。

叶修:

路上小心点儿。

喻文州:

好。

我从火车站带了鸭货回来,今天不想做饭了。

叶修:

嗯。那我弄东西去了。

喻文州抱着手机回了个好关上手机。快到家临时起意告诉司机改了路线先去了菜市场。顺便在即将打烊的花店挑了几支好看的花。

倒不用太讲究,俩大男人没事儿不研究花语。顶多受商业化的情人节影响知道个玫瑰,老拿那玩意儿,也太俗。

风不小。喻文州拉了拉围巾把自己裹得更紧实了点儿,拎着东西和大包小包慢慢溜达回小区。

家里的灯好像都亮着。喻文州有点儿好笑又有点儿期待地胡乱猜着,厨房灯也开着呢,叶大神是不是又学会了什么菜,该不要再跟好久之前那样把盐撒进凉拌西红柿。

小区比较旧,没有电梯。喻文州把东西搬上五楼到底费点儿劲。摸出钥匙拉门进去,厨房正响着炒菜的声音,自己的杯子里水还冒着热气。

“回来了?水喝了啊。”听见声响叶修探了个脑袋出来又快速地收了回去。做着菜呢。

喻文州把东西往里搬。鸭脖扔餐桌上,花插进电视旁的花瓶把里面干掉的花扔进垃圾桶,包扔到沙发上,水果拿进去让人洗却发现这人居然记得自己去买了水果。

“难得。”喻文州点评。

“哪里。”叶修意思意思“谦虚”一下。“洗手吃饭了,快点儿。”

还行,拔丝苹果也亏这人想的出来。味道可以接受。喻文州想着,加了一块鸭脖。

饭桌向来是唠嗑。

王大爷和柳大爷家做的腊肉被强行塞了点儿;母亲做了酥肉好吃,少天现在过的怎么样。

“ 我想你了。”聊着聊着,叶修忽然蹦出来这么句。

喻文州打个哈欠给他做了个表情。“好好吃饭不行吗。”

“……”

吱嘎——。喻文州推开浴室的门。头发太不干,发梢滴着几滴水。推开抱过来的人抱起被子缩进去。

“累了。明儿。”

叶修倒也没强要求。一个多星期不见,今天推了,明天怎么也得缠他来一发:“那睡吧。”说完挤到他旁边儿。今年暖气供的不好,给相拥入眠提供了一个最好的借口。

窗外雪小了,没了风声屋里更显得静悄悄的。两个人嘛,不求多灿烂,平平淡淡在一起过日子也好的。

就像现在这样。

花朵静悄悄的在花瓶里开放,屋里只听得见呼吸声和轻微的鼾声。

特别安心。

==================================
#end#

【叶喻】大智若喻

题目和文章并没有什么关系。
瞅瞅天色晚了暗搓搓丢个文。
就想看他们腻歪腻歪不负责任。
一口糖。话说大冬天的我干嘛写夏天。
快期末考试了攒人品。
如果ooc不负责任。
太ooc请骂我【温和的骂我[什么玩意儿]】
正文走起,有点儿欢脱。因为就是一个即兴的脑洞瞎写的。
——————————————————————————
《大智若喻》
“老叶你干嘛呢?”方锐瞅叶修关着电脑拿着手机看,悄摸摸看了一眼,然后吓出一身冷汗。
exm叶修在玩儿x迹暖暖!?????
x迹暖暖!?????
“我跟你说,叶修在玩儿x迹暖暖!”收到了惊吓的方锐跟张佳乐竞技场的时候把这给惊悚的消息递给了人。然后被张佳乐甩了个手雷“:我听你垃圾话?”
“真没框你。我看见的时候叶修正在搭……可以吸引沙漠王子的公主装?”
方锐极不优雅的躲过手雷继续想办法接近张佳乐。称刚说完人出现一个空档立刻近身满身正气的搓了个气功的技能。“反正是吓死我了,还看他从那儿傻乐呢。”然后继续猥琐懵逼的弹药专家。
一场打完两人到了别,张佳乐忍不住把这个是儿说给王杰希。“我跟你说有人看见叶修抛弃了荣耀女神跑去玩儿少女游戏。还什么吸引王子的沙漠公主,还笑的一脸开心。”
王杰希的眼里写满了冷漠哦了一声,却被路过出来打热水的刘非听到,从头惊悚到鞋跟。
我的妈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叶神?!!!
刘非跑回自己宿舍,qq震戴妍琦。
「你知道吗我刚听有人给队长打电话吐槽叶神抛弃了他的女神跑去找别的少女,什么沙漠公主什么的!!!!还特别开心?!!!!」
[……wtf?!!!]
然后戴妍琦跟队长吐了槽,肖时钦目瞪口呆.jpg的看着这个少女开开心心的去跟友人们分享。
传来传去传到烟雨,烟雨方瞅见自家队长听着语音露出了诡异的表情然后兴致勃勃的给黄少天发消息。
至于黄少天,他是蒙蔽的。话到了他这儿已经变成了“叶神出轨了有了新欢还是一个沙漠的公主两个人十分恩爱。”
作为联盟为数不多知道叶修和喻文州再一起了了的人脑仁儿有点儿疼,跑去试探自家队长知不知道。喻文州懵逼了两秒反应过来:“哦。少天你是听见他们说什么了吧。哪个版本?”
毕竟之前有人跟喻文州说的时候还算可以接受。
什么“叶修穿公主装还特别开心”这种yy对他这个叶修的恋人来说其实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可惜上次跟他点过最后是被他送了一套索克萨尔性转的衣服被半强迫半诉求的换上,然后……
呵。少儿不宜。喻文州打断脑内回放看着被他的微笑吓得发毛的黄少天懵了一会儿然后恢复:“噢。我听他们说叶修有新欢了,人家还是什么沙漠的公主感情特别好。呃队长你是土生土长的g市人吗难道说你就是什么传说中的贵族我有点儿怕这是假的吧。”
哦?喻文州听完失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过倒是听的他想叶修了。
反正还没到赛季开始,喻文州买了张票跑去h市找叶修玩儿,打了大半天的荣耀傍晚喻文州揪着人出去遛弯儿。
“我在g市可是要天天跑步的。在h市叶神你男朋友因为不认识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走丢了,你多没面子。”
说着年年来这儿比赛的某个心脏就义正辞严的把打算晚上再抢抢怪的叶修提溜了出来,顺便在人耳边轻轻吹气:“或者晚上我去找方锐他们一间住顺便聊聊天谈谈以前在蓝雨的事情?”
不讲理,没辙。叶修一推电脑不打了。跟喻文州出去散步。
虽然是晚上但h市依旧不算低。叶修给喻文州和自己一人买了根儿冰棍儿,两个人边走边吃,边聊边撩。
“叶修你别抢我的。”喻文州一脸嫌弃的看着把自己的吃完了凑过来抢食儿的。然后看被人吻住双唇,把半化未化的冰渡到自己嘴里。
“我可没抢。赶紧吃,一会儿化了。”某个厚脸皮的叶姓男子一本正经。
某个姓喻的蓝雨队长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咳了一声把最后几口吃完。
喻文州拉过叶修的手拿起手机拍了个照。因为自己的手垫在下面并不特别能看出那是自己的手。兴致勃勃的做成自己和人的qq聊天背景,随口问人:“你前两天玩儿什么少女游戏了?”
“别提了。苏沐橙有关搭配过不去,让我试试混搭有没有用。”显然叶修自己也是知道联盟里又在做什么妖的,叹了口气。“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传的”
“搭配让你来?小姑娘这是过不去到自暴自弃啊。”喻文州吐槽了一句。他陪叶修逛过淘宝,这人的眼光真没多好。
“你别说,还真过了……”挑着符合题目的珍稀的往上堆,管他好不好看。
“噗嗤……”
两个人说笑着也不急着回去,树影下,也没谁注意有一对儿始终十指紧扣的情侣。

晚上回去没什么事儿,等叶修冲澡的时候喻文州把自己裹在凉被里发了条微博。
喻文州v:祝他们幸福。[图片.jpg]
然后回复就炸了。
方锐v:卧槽这不叶修的猪爪子?拉着他那个是哪家可怜的小姑娘????
李轩v:所以下面那只手是沙漠公主?[一脸懵逼.jpg]
卢瀚文v:像队长的哦……
黄少天v:……??????????!

喻文州扔下手机一条没给回复。等叶修一出来就钻进浴室冲澡去了。
叶修刚打开自己的qq就看见99+一堆职业选手跑来问自己什么意思,有点儿纳闷儿地转了圈微博瞬间明了。

“文州。”
“嗯?”喻文州刚躺下就听叶修喊他。偏过头去不防被偷袭亲了亲唇瓣。
“发什么神经,明天我还要回去呢。睡觉了。”喻文州轻轻抽了笑着骂了人一句。今天晚上擦枪走火了明天很容易赶不上飞机的。
“喻文州。”叶修从后面环抱住耳尖微微发红的人。“睡吧,晚安。”
“我爱你。”
夜色渐沉。闹人的夏虫也已经睡去,天地间仅剩下了恋人彼此心跳的声音和渐渐平稳的呼吸。
仅此而已。

回复灵雨飞言的点图。小鱼儿你拿好啊我没法儿艾特。mua
下雪了,老叶撑伞搂着文州,文州拿着手机拍俩人自拍
顺带提前的圣诞快乐v~